曾轶可:不喜欢我就别听我的歌(图)

时间:2019-06-25  author:汤骨  来源:永利国际官网登录  浏览:176次  评论:118条

  2009“快乐女声”10强赛今晚开战。无疑,最受关注的依然是这位“跑调大王”:曾轶可。

  自从20强突围赛包小柏因她晋级而气到退赛之后,曾轶可仿佛一夜之间成了“角儿”,一路闯进10强。到现在,她什么时候被淘汰,俨然已成为“快女”最大的看点。

  她唱歌能让一些人觉得“温柔涤荡心灵”,让另一些人觉得“耳朵剧烈抽筋”,有人称赞她是“天使”,更多的人抨击她是“怪胎”、“弱智”。她怪异的嗓音和稚嫩的原创作品,让无数网民为彼此的“智商”和“审美底线”大掀骂战;她的去留,让评委们反目内讧。

  喜欢的人叫她“绵羊天使”,讨厌的人管她叫“曾咩咩”、“曾哥”。跑调、忘词、笑场……她是“快乐女声”10强中曝光度和非议最多的选手,也是“快女”上星播出来以来最大的收视救星。

  7月9日,“曾轶可”贴吧里面出现一篇以曾轶可父亲曾起山名义发出的帖子。文章呼吁:“请你们歇歇吧!不要再打扰我女儿了!别再骂她了。他妈妈最近也因为邻居的闲言碎语被搞得快生病了。单位里的人都经常对她说三道四,我们的压力很大!”“这件事过去了,不会让她再参加任何选秀。”

  不过,曾轶可却似乎没有那么“脆弱”。曾有记者想引她说出对包小柏不满的话,她连忙说:“不能那么说,不能那么说。”日前记者通过湖南卫视采访了处于“冰火两重天”的舆论漩涡中的曾轶可。

  ■面对争议

  我的声音啊,还好吧

  曾轶可晋级“快女”10强之后,新浪网发起一项调查,短短几天之内吸引10万人参与。结果显示,7成观众对赛果不满,甚至抓狂到“想砸电视机”,而支持者仅占1成多。随后,曾轶可在北京出席“快女”主题曲《唱得响亮》宣传活动时,被现场记者刁难,要求清唱。她随即哼了两句苏打绿的《小情歌》,当即遭到讽刺:“是不是高音唱不上去啊”,曾轶可淡然解释道:“这首歌本来就是这样唱的。”“跑调”已经成了曾轶可难以摆脱的一道标签,不过看上去她自己并不太在意。

  记者:目前网上批评你唱功的人群远远超过支持者,当别人要求你公开清唱验证唱功的时候,你是怎么想的?

  曾轶可: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啊,他们要求我唱,我就唱了。

  记者:你目前是“快女”中最受关注的话题选手,外界对你有许多批评的声音,有些甚至是侮辱性的谩骂。

  曾轶可:现在我依旧很平静。

  记者:参赛之前是否知道自己的唱功不太扎实,毕竟你不是那种在酒吧驻唱长大的学院派歌手?

  曾轶可:我的声音啊,还好吧。我就是想唱好我自己的歌。

  记者:我们看到有媒体在报道中暗示你被10强的其他选手孤立(理由是别的选手晋级都有人上来拥抱或者祝贺,唯独你没有),真是这样么?

  曾轶可:我们快女10强都是好朋友。孤立?我和她们关系都很好,晋级的时候没有人拥抱什么的,是因为之前有选手离开,大家都沉浸在悲伤中,我能理解。

  记者:有很多人说你晋级是对其他选手的不公平,你自己怎么看?

  曾轶可:就我自己来说,我只是想唱好我的歌。至于“快女”,我觉得有唱功、有魅力的女孩都是可以参加这个比赛的。这几天,沈黎晖老师一直都在单独辅导我发音,还教我如何弹奏吉它,现在我感觉提高了很多,希望在决赛中能发挥出好状态!同时,也衷心感谢沈老师对我的知遇之恩!

  记者:10强这个结果是不是已经超过你之前的预期目标?

  曾轶可:我觉得对于比赛成绩或者目标什么的,还是顺其自然吧,走到现在我已经挺幸福了。不会因为害怕淘汰而放弃,要坚持做自己。说实话,每轮比赛,我这心里真的是有一点紧张的。不过,比赛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,我会一如既往地坚持原创音乐。

  ■回应“ 李宇春第二”

  我觉得李宇春很有舞台魅力

  曾轶可还有一项引起争议的就是她的中性化打扮,时常让人将她与“前辈”李宇春相提并论。有一些网友称呼她是“曾哥”,网友间甚至流传着一句这样的话:“曾哥真汉子,铁血史泰龙”。

  记者:自己觉得平时性格和打扮像男孩么?你对李宇春和中性风格怎么看,有人形容你是“第二个李宇春”?

  曾轶可:我打扮还好,和别的女孩一样,很喜欢逛街,喜欢那种简单但设计上有特别之处的衣服,不过我一直就不喜欢穿裙子。性格呢,不是很中性化。我觉得李宇春很有舞台魅力。

  记者:有一份资料上显示你的偶像竟然是Twins,可是你的歌路和她们完全不搭调。未来的理想是什么?发行自己的原创大碟、开现场演唱会?

  曾轶可:是Twins啊,喜欢她们。开演唱会啊?还好吧。我很想出一张自己的专辑。我有时候还是很喜欢站在台前唱歌的那种感觉。我希望比赛后公司能给我录张唱片。工作啊,还没想过,感觉毕业后大概就是白天上班,晚上玩玩吧。

  记者:平时生活中是怎样一个人?在学校里是风云人物吗?目前有没有男朋友?

  曾轶可:唔,我在陌生人面前很内向,在熟人面前很开朗。在学校算不上什么“风云人物”吧,呵呵,就是挺普通的学生。我没有男朋友,也不会主动追男生,喜欢有魅力的那种。

  ■今晚赛制大调整

  包小柏重返“快女”“争议可”至少还能唱三场

  昨天,湖南卫视宣布包小柏将重返“快女”评审舞台。与此同时,今晚举行的“快女”十强赛开战赛赛制将有重大调整―――由本周淘汰一人变为不淘汰选手,改用三方评委(音乐人主评审、专业评审团、大众评审团)打分的积分制,在第三场比赛结束时一次性淘汰积分最低的三人,这种新的游戏规则被称为“抢七”赛。

  包小柏号称“绵羊杀手”。他的回归,必然影响到曾同学的前途。万一“争议可”这周被淘汰,“快女”将痛失最具话题性的“新闻人物”。赛制改为“抢七”之后,曾轶可还将至少在舞台上唱足3场。双方得益,两面讨好,湖南卫视之精明令人佩服。

  ■人红是非多

  曾轶可还刚刚走红,网上已出现众多恶搞她的帖子。流传最广的,一是把她和史泰龙放在一起,再加上一句让人喷血的“曾哥真汉子,铁血史泰龙”。另一张是把她PS成神职人士,再加上一句“信轶可,成正果。”

  ■怒斥“黑幕”

  做人还是要有点道德底线吧

  音准不及格,相貌也说不上惊艳,从小基本没学过任何艺术特长,曾轶可闯入300强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觉得不可思议。她之后的参赛之路,似乎一马平川,比那些唱功出众、美貌夺目的选手还要顺畅得多。于是,曾轶可背后是否有“黑幕”的猜测开始在网上蔓延。爆料者曾放出风声,说曾轶可的父亲是湖南常德卷烟厂厂长曾某某,身家过亿,被戏称为“芙蓉王爸爸”。后来证明曾轶可的父亲是湖南涉外经济学院成教自考科的副科长,妈妈是医生。随后又有人假冒曾轶可的博客,伪造了一份“退赛”声明,让很多巴不得她消失的人白欢喜了一场。

  记者:参赛之前有没有想过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?

  曾轶可:真的,我没有想那么多。当时就是知道有这么一个比赛,想来参与一下而已。沈阳赛区离学校比较近,就过来了。

  记者:前段时间,网上先是关于你父亲的传闻,后来又有人伪造“退赛”声明事件,这两件事情是否对你产生了一定的影响?

  曾轶可:对我没什么影响,谣言都会不攻自破的,只是我希望言论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。最开始听说网上有人假冒我的博客发文章,说我要退赛,说实话,我当时真的很震惊!我还在午休时,有记者打电话来问我:是不是退赛了?那时我真的还是迷迷糊糊的,不知是怎么回事,说了句“什么呀”就挂机了。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这样。我真不知道发布谣言的人的目的是什么?不喜欢我的人可以不要理我,不要看我的演唱,不要听我的歌,这样不就很好了吗?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攻击我呢?做人还是应该有一点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吧!

  记者:这些事情,有没有让你感觉孤立无援或者委屈到偷偷哭泣?

  曾轶可:我没有哭过啊,我还是那句话,一切顺其自然。

  ■渴望出唱片

  希望比赛后公司能给我录一张

  19岁的曾轶可是个地道的“90后”,现在就读于吉林华侨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。中学时,她是一名理科生,没有接触过任何专业培训。就像评委高晓松说的那样,她完全是把音乐当作自娱自乐,“唱歌是野路子,写歌也是野路子”。尽管她“颤巍巍”的“绵羊音”,让一些听众感觉“痛苦得要命”,但她创作的《狮子座》、《还能孩子多久》、《最天使》、《视觉系》等歌曲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,即使这印象也是两极化的。

  记者:从小到大,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音乐和创作感兴趣的?写歌的灵感来自哪里?

  曾轶可:从小就对音乐挺感兴趣的。我小时候学过2年小提琴,高中学过一个半月吉他。我自己的作品我都喜欢,它们都来自生活,有些是来自我身边朋友的经历。我的歌和现在的年纪很符合,忧伤啊、友情啊、爱情啊,什么都是淡淡的,有点小感伤,小感动吧。差不多都是这种风格的。

  记者:你的歌《勇敢一点》里有一句:“是不是简单的和弦,就不能写出动听的歌;是不是我的声音不够好听,就不能打动你呢?”是不是有意反驳所谓的指责呢?

  曾轶可:没有。

  记者:通过这个比赛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会不会对娱乐圈的复杂感到恐惧?现在签约成了艺人,你觉得“还能孩子多久”呢?

  曾轶可:不会觉得恐惧。只能说随着成长改变肯定会有的,我会变得成熟一点,写歌也成熟一点。当时写《还能孩子多久》,是因为有的时候你可能会面对一些复杂的事物,会感到很头痛,不知道怎么去解决,但是你换一个孩子的眼光去看待,可能就会觉得“啊,原来这么简单”,什么困难都没有了。

  ■两极评价

  评委说

  ○“你唱歌的时候每次都让我提心吊胆,但我每次都会感动。”――沈黎晖

  ○“就是这么一个‘野路子’的小东西,可能比科班出身的作曲家写得好得多。”――高晓松

  ○“曾轶可就像一匹未长成的幼年千里马,现在本应该在草原上自由地成长,却被拉到了赛马场里来比赛。”――巫启贤

  ○还是说几句实际的吧。另类不一定小众,在这个时代个性鲜明剑走偏锋很不错,但我建议力挺曾轶可的人让她听一下台湾新人张芸京的歌,除去中性的特点,这个小女孩的声音充满韧劲,慵懒不恭却充满穿透力,这正是曾轶可所缺乏的。一时的绵软无力让人怜,老这样只会让人烦,所以要想唱歌你就必须改变,破茧!

  炒作可以欺骗,可关上房间,只有你一个人,你试着唱歌给自己听,那时,一切就真相大白了。――伍洲彤

  ○“我愿用专业身份交换选手去留问题。”“如果我当时不坚持原则,到头来,被骂的还是我。大家就会质问我,怎么可能,她(曾轶可)留下,包小柏的眼睛是不是瞎了?”――包小柏

  网友说

  ○“流星说,我是多余的,所以我坠落。”(曾轶可《多余的流星》)如此匪夷所思的巧妙联想,那种淡淡忧伤的意境,听一次就能记住。批评她的人,你们真的用心聆听过她的歌曲吗?

  ○上次打开电视的时候,我碰巧听到曾轶可唱歌,还以为是电视机的音响出问题了。

  ○有一次,几个3岁小朋友在我家玩,电脑正好放出了曾轶可的《最天使》,孩子们吓坏了,大声喊,“快关掉,真难听。”都吓着孩子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  专题撰文:本报记者郭珊实习生柯芳

  


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:http://ent.sina.com.cn/y/2009-07-17/07432614410.shtml